【有雷影評】《家戰》人人皆知只有旁人不知

劇情簡介

家戰》是一部法國懸疑劇情電影,新銳導演澤維爾·勒格朗初啼之聲就成佳作,獲得第74屆威尼斯影展銀獅獎(最佳導演)肯定。《家戰》源自導演先前入圍第86屆奧斯卡最佳實境短片的《在失去一切之前》,劇情講述一對離婚正面臨小孩監護權官司的夫妻,在法庭上互不相讓,然而在判決出爐後,被迫只能久久見一次小孩的父親,為了贏回兒子、女兒的認同,跟目前與孩子同住的前妻展開一場「家戰」。

有雷影評

然而這看似簡單的劇情,竟在導演的鏡頭下變成一部議題深刻、極具壓迫性的家庭類電影。全片以一場公聽會為開端,父母雙方律師各執一詞充分製造出電影的懸疑感,更早早在觀眾心中先埋下一顆種子,可能是劇本巧妙,可能是觀眾總預先認為電影結局會翻轉,又或者我身為男性的關係,儘管父親處於3對1的不利條件下,我還是很自然而然地站在他那方,與他一同對抗洗腦孩子的邪惡母親。

 

我們普遍會認為電影走向應該要慢慢解開心結,但《家戰》卻是層層揭開這個家庭的傷疤。隨著劇情推演,電影慢慢拿兩夫妻來對比,從一開始有些神經質的媽媽和很想和兒子親近的爸爸,觀眾對兩人的觀感漸漸交叉交錯,到最後派對時,已經變成對女兒感情開明的媽媽,對上見到疑似前妻新歡就暴怒的爸爸。

 

《家戰》種種設計帶出我們多半認為一個壞爸爸才會成為施暴者的錯誤觀念,事實上爸爸可能如片中所說平時為人慷慨,但背後有不穩定的性格;又或者源自妻子或孩子的置之不理,父親才透過暴力宣洩自己的無能。電影並不全然在批判家暴或為他找藉口,而是給予一個旁觀者的角度,來述說這個複雜的未解難題。其中這些瑣碎小事都緊緊牽住觀眾情緒,它呈現出的日常生活給人強烈代入感,更能激起我們對此議題的反思。

 

 

除此之外,《家戰》幾乎沒有使用任何配樂,這使周遭環境音效更加明顯,惱人的安全帶警示聲、汽車加油聲更在這一片安靜中彰顯電影壓抑的氣氛,不過這些與電影後段比起來,就好像是暴風雨前的寧靜。

 

那場直逼史丹利·庫柏力克《鬼店》的戲,從母親睡夢中的電鈴聲開始,由吵雜到安靜,最後直接引爆,導演利用許多長鏡頭讓觀眾有如身歷其境般,感受母子在深夜所經歷的恐懼,雖然不知道他們在門上貓眼看到什麼景象,但兩人的驚慌失措,還有之後在浴缸中久久不能平復,都非常直接的把被施暴者心情傳達給觀眾。

 

 

不只如此,電影中段有另一場長鏡頭戲讓我印象深刻,姊姊在學校廁所驗孕,導演只利用那顆特寫門板與地面夾縫的鏡頭,透過一雙腳、頭髮、掉落的盒子和一點聲音,就清楚交待出角色當下的行為與心境反應。不過可惜的是,姊姊驗孕之後的發展就好像《房間》「媽媽得乳癌」一樣就此消失,如此精彩的鏡頭語言好像就只淪為炫技,是我比較不解的地方。

 

結論

總而言之,《家戰》作為導演的處女作真讓人覺得他前途無量,不只有非常厲害的氣氛營造,英文片名《Custody》為「監護權」也貫穿全片父母兩人對於孩子的拉扯,另外飾演兒子的Thomas Gioria則是全片靈魂,他夾在父母之間的可憐處境,依然告訴觀眾在這不正常關係下,最無辜的還是孩子。然而電影最後以隔壁太太關上門做結,更顯示此類事件的一體兩面,絕非旁人能輕易評斷。

◎歡迎到我的FB專頁按讚◎ 如履的電影筆記

◎更別忘追蹤我的Instagram◎ 如履的電影筆記(looryfilmnotes)

爽度:5/10

劇情:8/10

氣氛:10/10

演技:9/10

題材:8/10

總評:8.2/10

本文版權歸「如履的電影筆記」所有,請自重勿任意轉載。

相連文章

一般留言

  1. 「或者我身為男性的關係,儘管父親處於3對1的不利條件下,我還是很自然而然地站在他那方,與他一同對抗洗腦孩子的邪惡母親。」
    是有病還是生活過太爽?從男孩一直逃避他爸跟要他爸不要再打他媽,就可以知道一切都是家暴父親造成的了。
    你被肢體跟精神虐待,你會不躲著他、不讓他知道你住哪嗎?
    版主回覆:(11/04/2018 11:39:45 AM)
    如果什麼事都你想的那麼簡單就好
    世界上一定都沒有壞人了呢!

    1. 我覺得這要從蠻多層面去看的,理論上,本來同性別的人就會比較注意同性別的人,甚至會給予比較多的同情,不知道留言的人是不是才活得太美好,小孩的思想觀念本來就是來自於主要照顧者,往另一個方面想的話,有沒有可能會是主要照顧者(媽媽),常常對小孩進行洗腦,造成小孩久而久之被影響,他當然之後看到爸爸就會想起媽媽所說的可怕爸爸的形象,進而逃避阿?

      雖然電影中並不是這樣的劇情,但是不能否認的現實就是有這種事發生(我們家就是這樣)

      拿最簡單的吵架來說就好了,你覺得一對父母吵架有可能永遠只是某一方的錯嗎?可能是在環境或者是社會結構上有問題,發生的原因絕對不只一個,所以如果全怪在父親身上我也覺得太說不過去了吧 :)

      1. 是阿 我的意思就是這樣
        本來就沒辦法一面倒偏袒一方
        我一開始站在父親那邊,就只是當下看這起事件的角度不同而已
        還沒看到最後,誰能一眼就認清家庭的全貌呢?

發表迴響